書庫排行繁體
當前位置:讀看看 > 玄幻奇幻 > 凡人問道 > 第二百五十一章-回家
凡人問道

《凡人問道》

下載本書添加書簽

第二百五十一章-回家

  此毒在他回來的路上就已經探查過了,那顆藥丸已經融化,毒素已經滲透到他全身的經脈之中。

  這種毒素被另一股力量壓制,暫時不會發作。

  不過,隨著時間的流逝,壓制那種毒素的力量會逐漸減弱。

  到最后壓制不住的時候,只有服用解藥才能增強那股壓制毒素的力量,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性命。

  據那位前輩親口說出解藥在穆顏姑娘那里,如果穆顏不給或是穆顏姑娘早逝,那么他肯定會毒發身亡。

  如果從穆顏手中搶回解藥,那位前輩早就想到了,這瓶解藥只能擁穆顏的精血打開,強行搶奪解藥的方法,萬萬不可行。

  如果找人幫助自己祛除體內的劇毒,所找之人的修為至少是筑基期修為。

  而且一般的筑基期修士,根本無法解除這種腐尸毒。

  只有那些筑基后期修士或是結丹期修士才有把握祛除此毒,不過這些修士豈是他可以請的起的。

  為今之計只有把穆顏姑娘安頓好,只要穆顏姑娘高興,到時候在索取解藥的時候就不會為難他們。

  只有這樣,才是保住性命的上策。

  李仙師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想清楚以后,對著一旁的馬禿子一招手。

  “你過來!”

  馬禿子哪敢往李仙師跟前走,生怕被李仙師再來幾巴掌。

  這李仙師個子不高,身體瘦弱,不過打人的手勁還真不小,自己的后槽牙都被此人抽掉了兩顆。

  馬禿子抬腿邁了幾步,基本都就是原地踏步,沒有敢離李仙師太近。

  李仙師開口說道“你趕緊在城里比較安靜的地方,置辦一套上好的宅院,最好是地方安靜,院落干凈的那種,。

  算了,把我那套宅院打掃一下,讓穆顏一家搬進去,之后再找幾個丫鬟仆人幫著打理,務必讓穆顏姑娘高興。

  還有那位叫做穆羽之人,千萬別出事,回來之后哪也別去了,好好供養著這幾人,所有的開銷你負責。”

  馬禿子聽后,心中一個勁的叫苦。

  不過表面還是連連點頭,滿口應允。

  “我這就安排人去辦,那仙師您以后住哪里?”

  李仙師聽聞此話,說道“在她隔壁隨便找個房子就行了,有什么事我也可以出手幫忙。”

  馬禿子聽后,愣了一下,不過馬上反應過來,匆匆離開密室,吩咐手下去辦理此事。

  馬禿子走后,李仙師愁苦的臉上卻慢慢露出了笑容。

  他在石室中來回踱著步,自言自語的說道“如果把這位穆顏姑娘安頓好了。

  解藥的之事,穆姑娘應肯定不會為難我等。

  如果穆顏姑娘在那位前輩面前,為我多說幾句好話。

  也許,以后還有我李文善的翻身之日。

  這樣一來,今日遇到前輩也不是什么壞事,說不定哪天還能送我一場造化。”

  林陽此刻已經來到了赤炎島上,看著自家熟悉的大門,心中激動不已。

  門前的青磚墻上還貼了幾張喜字,不過紅色的喜字上面已經有些發白了,顯然是幾個月前家中有喜事。

  林陽心念急轉,掐指一算,自從他離開赤炎島如今已經有五個年頭了。

  大哥林東今年已經二十一歲了,小妹只有十四歲,家中的喜事而且門上貼的是雙喜,應該是大哥娶親了。

  林陽推開大門,抬腿邁進自家的院落。

 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房前那只泥巴灶臺雖然修過了。

  不過和以前記憶中的一模一樣。

  旁邊堆砌了一些木材,記得自己在家的時候,那堆木材堆的都有一人多高。

  母親每次看見自己扛著木柴回來,就放下手里的活,迎上來。

  一邊接過自己背后的木柴,一邊抱怨的說道“二娃啊,咱家的木柴已經夠多了,以后不要拾了。”

  而他都是爽快的答應一聲,下次還會再扛一捆回來。

  不過自己這些年沒有在,大哥又出去做活,這些木柴是不是父親去海邊拾回來的?

  父親的身體不好,常年打魚,落下了腰疼的毛病。

  每到陰天下雨都痛的直不起身,有時候疼的都下不了炕。

  也不知道這些年好些了沒?

  這時從屋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  “慧兒啊,看看是不是有客人來了,這些天我總是夢到你二哥,也不知道他一個人在外面過的好不好?”

  林陽聽到這個聲音,饒是他已經是筑基期修士,也禁不住從眼角流下兩行熱淚。

  林陽抬腳進入房間,正好遇到從里屋出來的林慧。

  林陽印象中,林慧還是她九歲時候的樣子,個子不高,扎著兩條馬尾辮,蹦蹦跳跳的天天纏著自己的小妹。

  如今林慧變化很大,個子已經達到自己的脖頸,一頭烏黑的頭發披散在肩頭。

  容貌和以前有幾分相似,只是少了一分稚氣,多出一分俏麗。

  此刻林慧也看到對面的林陽。

  只見一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,一身青袍,身材魁梧,相貌英俊,皮膚微黑,雙眼炯炯有神,身上散發出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。

  這個面孔她太熟悉了,正是失散多年的二哥林陽。

  林慧嘴唇有些顫抖,輕聲喊道“二哥,二哥!是二哥回來了!”

  說完林慧緊跑兩步來到林陽跟前,攥住林陽的手臂,輕輕的搖晃。

  嘴中焦急的問道“二哥,這些年你去哪里了?

  爹和娘都想死你了,自從那天漁船出事后,爹爹又和其他的漁船在海上尋找了數月,始終也沒有你的消息。

  村里的鄉親都說你可能淹死了,可是母親不信,母親說你水性好,淹不死,早晚會回來。

  她天天盼著你回家,今天你可算回來了。”

  林慧一連串的說了很多話,這才想起里屋的母親。

  沒等林陽回答,將林陽拉進里屋。

  林陽看到坐在土炕上的母親,容顏蒼老了很多,頭上的黑發已經有一半變成了銀灰色。

  林陽嘴唇微動,聲音有些顫抖的喊道“娘!二黑子回來了!”

  只見林陽的母親,看了林陽好一會兒,才顫聲說道“二娃兒,是我的二娃嗎?

  坐近些,讓娘好好看看,是不是瘦了,這些年在外面有沒有受苦?”

  說著抬起一只布滿老繭的手去撫摸林陽,林陽坐在炕上,任由那只手拭去了他眼角的淚水。

  本來有說不完的話,不過現在回到了家里,見到了小妹,見到了娘親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  過了一會兒,林陽開口問道“娘,爹爹去哪里了?

  是不是打魚還沒有回來,我去幫他。”

  一旁的林慧開口說道“二哥,爹爹早就不打魚了,自從你失蹤以后,爹爹經常腰痛。

  一個人也無法再出海打魚,之后大哥就在鎮子上的一個大戶人家,給爹爹找了一份修剪花草打掃院落的差事。

  說來也巧了,昨天大哥托人捎信回來,今天大哥和爹爹都回家,說是買了一些木料,準備在咱家后院再蓋幾間房。

  等以后大嫂和大哥一起回來也住的方便。”

  林陽這才想起大哥已經成家了,便和母親問起大哥婚事的情況,母親提起大哥臉上就露出了笑容。

  話里話外可以聽出,她對這個兒媳婦非常滿意。

  原來大哥所附近的一個大的海島,這個黃堰鎮就坐落在這座海島之上。

  黃堰島距離赤炎島有數十里,島上生活了一千多居民。

  在黃堰鎮上還開設了很多商鋪,有米行、面行、鐵匠鋪和雜貨鋪等等。

  大哥林東就在黃堰鎮的一家米行當伙計,那家米行的老板姓宋,為人老實本分,膝下只有一位獨女。

  年紀和大哥相仿,不僅人長得漂亮,還知書達理。

  宋老板也是看中了大哥為人老實厚道,做事勤快,就托人到家里提親。

  林家只是一戶普通的漁民家庭,條件并不好,能攀得上宋老板這樣一門親家,也算是林家的福氣。

  這時門外傳來嘈雜之聲,打斷了屋里母子的談話。

  林慧開口說道“娘,我出去看看,是不是爹爹和大哥他們回來了。”

  說完林慧轉身就離開了房間,接著從院子里傳來林慧的聲音。

  “娘,二哥是爹爹和大哥他們回來了。”

  林陽也走出院子,來到大門外面,只見一輛馬車停在外面。

  車上拉了滿滿的一車木料,林士賢正和村里的幾位鄉親,從馬車上往下卸貨。

  大哥也幫著車夫整理繩索,并大聲的指揮。

  車是大哥雇傭的,赤炎島的碼頭上還有一條貨船等著車輛返回鎮上。

  林陽走出大門叫了一聲爹爹,接著對著林士賢撲通一聲跪倒。

  只見正在忙碌的林士賢,放下手中的木料,尋聲望去。

  正和林陽的眼睛相對,怔在了原地,接著蹣跚的走到林陽面前。

  抬手撫摸這林陽的頭,開口說道“是二娃子回來了嗎?

  我不是做夢吧,二娃啊,是爹爹不好,沒有找到你,你不會怪爹爹吧!”

  林陽看到林士賢比前幾年蒼老了很多,五十出頭的年紀,雙鬢已經斑白,背部微微拱起,已經有些駝背。

  一身粗布衣衫,上面還殘留了很多木料碎屑。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
百度真人街机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