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繁體
當前位置:讀看看 > 現代都市 > 末日樂園 > 1059 反正是監獄風云,忘了是幾
末日樂園

《末日樂園》

下載本書添加書簽

1059 反正是監獄風云,忘了是幾

  最近事情多,睡眠不好,開啟了燃燒生命力模式在寫文,今天這章又比較長唉,你們睡吧,我爭取早點寫完

  “真幸運啊。”

  在兩個不同的地方,這句話幾乎是同時被兩個人從唇中吐了出來。

  說話的人,一個是對上了海天青的胡常在;另一個是對上了方丹的雅痞。

  302a,綠洲東南角。

  “你小子覺得面對我很幸運”

  海天青額頭上的一根青筋一跳一跳的,攥著一把斧頭的手背上,血管浮突了起來。他啐了一口,低頭盯著胡常在陰沉地說“但愿你五分鐘以后,還能這么想。”

  被他吐出的那口痰像子彈一樣打在地面上,竟然沖起了淡淡的煙塵。

  胡常在故作鎮定地推了一下眼鏡,后退了兩步。剛才一直仰頭看著海天青,實在是叫他脖子都酸了他這一輩子,從來沒有這么近距離地接近過如此體格的人。

  這種龐大的身型,真的還能算是人類嗎

  他雖然不算高大,但身高好歹也有一米七八了;可是往海天青的面前一站,他的頭頂只能勉強夠著對方的腰;他肩膀寬闊得起碼能容下三個胡常在,頸部和后背上的肌肉發達得像小山一樣,一看就知道這個男人的身體里蘊藏著可怕的力量。

  海天青手里的斧頭,也不知道是從哪里得來的,居然跟胡常在一般高。

  “那個海干部,”胡常在舊習難改地叫了一聲,決定坦白。“老實說,其實我還沒有生成出體能強化呢。”

  對面小山似的男人沉默了一秒,隨即海天青詫異的大臉忽然逼近了他“啥難道說,你還是普通人的體能”

  胡常在有點難堪地點了點頭。

  “你這是打算投降了”海天青想到了一個可能性。

  “那個可不行。如果我被你們抓走了,那得讓其他人多頭疼啊。”

  海天青直起腰,“那么,你就別怪我下手狠了,誰讓你偏偏要幫助人類的叛徒。”他手里的斧子離開了地面“你有什么遺言”

  胡常在搖了搖頭,小腿肚子直打顫。看著眼前的斧子逐漸地升高,忽然他一咬牙,猛地朝海天青的腰上撲了過去。

  對方連眉毛也沒有抬一下,左手一抓,就掐著他的脖子把他提在了空中。

  胡常在在空中不斷撲騰著腿,空氣正一點點地、飛速地從他身體里被榨干,沒過兩秒臉就紫了。他掙扎著,意識都模糊了,反手一把抓住了海天青粗壯的手腕不過這一點點反抗的力量,簡直像螞蟻搬山,在對方看來,跟沒有差不多。

  海天青臉上露出了一個不解的表情,大概是想不明白胡常在垂死抵抗的原因吧就在這時,只聽手里像個小雞似的被抓起來的青年低聲說了一句什么,讓他沒聽清。

  “什么”

  “你昨天,說謊了。”虛弱的字句,勉強從胡常在的牙齒間流了出來。

  還不等海天青反應過來,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左手腕內部好像多了一個什么東西,手臂上的皮膚分明鼓起了一個小包,正順著他的血液急速地朝肩膀游來。

  海天青一把扔開了斧子,忙用另一只手試圖按住它“轟”地一聲,小包游速太快了,一按之下,猛地在靠近他左肩的部分炸了開來,頓時大量的血肉、皮膚、筋膜碎片,都隨著爆炸的氣波四濺在半空中,像下了一場血雨似的,把胡常在給澆了個透。

  海天青的一整條手臂都不成形了。他痛苦地擠出了一個破碎的聲音,坐倒在地。

  然而他卻并不在乎自己的傷,或者是那個詭異的小包,反而艱難地問道“為什么你會知道我說的那個謊”

  胡常在倒在地上,無力地咳嗽了幾聲,肺部仍然火燒火燎地疼“我不知道。但是從你的傷勢看起來這個謊言非常大啊。”

  胡常在的能力真話炮彈

  介紹去偽存真升級后,可以辨別一個人在過去24小時內是否說過謊。當該目標確實有過撒謊行為后,只需二人皮膚接觸,胡常在就可以在對方的身上種下一個真話炮彈。目標的謊言越大,時間距離越近,真話炮彈的威力就會越大。真話炮彈的目的地是心臟,但是如果中途受到阻撓,則會在被阻之處爆炸。

  此時海天青的傷勢,就已經十分靠近心臟了。他呼哧呼哧地喘著氣,自嘲地笑了笑“沒想到,我自以為戰力高,卻這么快就被你這樣的人打倒了。是我輕敵了。我會死嗎”

  胡常在也說不好。他雖然在來綠洲之前獨自生活過一段時間,可從沒殺過人。如果海天青真的死了,他就會成為自己殺掉的第一個活人想到這兒,胡常在的臉色就更不好看了。他喘勻了氣,勉強爬起來就要走。

  海天青看了看他的背影,忽然“哈”了一聲,用完好的手遮住了眼睛。

  “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報仇,就要死了”他用很輕的聲音低聲地自言自語。“而且還是被人類的叛徒”

  剛剛抬起來的腳步又落了下去。胡常在回過頭,一張臉仍然殘留著極度缺氧后的青紫色“你就當我是好奇吧。你昨天說的謊,是什么”

  303a,綠洲西側。

  方丹看著眼前的男人,沒有出聲。

  不是她不想說點什么,是完全沒法說話,也沒法動。

  因為雅痞離她太近了

  男人溫熱的鼻息從她的耳廓旁邊劃過,一束長發被雅痞捏在了手指間。“方丹,對吧”他的聲音里還有幾分漫不經心,“資料說你很早就來了綠洲,雖然是自然進化者,不過能力并不出眾,體能也沒有經過強化。”

  方丹咬著下唇,努力想讓自己的腿不再發軟。

  畢竟是五干部之一,雅痞即使看起來又自戀又不正經,此刻從他身上散發的威脅感仍然讓她的血液流速加快了不少。

  雅痞晃著步子,又走回了她的面前。方丹才剛剛抬起頭,忽然被他重重一拳打在肚子上簡直就像是被一輛汽車迎面撞上似的,她的身體立刻被擊飛了四五米,沉重地在地上砸起一聲悶響。

  過了好幾秒鐘,那個男人都沒有走過來追擊,方丹也根本無法從地上坐起來。五臟六腑好像已經移位了,她努力地張開嘴,但腹腔里某個東西仿佛斷了似的,叫她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。

  “誒沒想到你還真的沒有經過體能強化啊”雅痞好像還真有點吃驚似的。隨即他有點無聊似的聳了聳肩“這么輕易就能解決,真是沒意思嗯,要不要留活口呢”

  繞著地上死魚似的方丹走了兩圈,雅痞最終下了決心“還是不留活口了。你身上挺臟的,一路拎回去,會把我也蹭臟的”

  就為了這種破理由就要殺人嗎方丹表情都扭曲了,她十分想動,想跑但是她的身體像塊破抹布似的,絲毫聚集不起來力氣。

  雅痞哼著不知道什么歌的調調,忽然猛力一腳踏在了她的肚子上,原本以為自己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的方丹,竟然又能發出了一點點破碎的呻吟。

  “反正你也要死了,不如就讓我實驗一下我的新能力好了”

  昏暗的夜里,雅痞的臉上突然浮起了興奮和期待,他用腳尖踢了踢方丹的腦袋,見她一雙眼睛睜著,眼珠仍然在活動,這才笑了“嗯,能聽見我說話就好。”

  “上帝還真是不公平啊。有你這樣連體能都沒強化過的人,也有我這樣昨天剛剛生成了新能力的人”雅痞整了整身上的西裝馬甲,手插在了褲兜里,低聲說了一句“發動吧,三流寫手。”

  雅痞男的新能力三流寫手

  介紹要想自己的故事擁有讀者,起碼應該做到邏輯自洽,使人信服,這是每一個三流寫手對自己的基本要求,不能像須尾俱全一樣沒有底線。以目標為主人公,編一個簡短的小故事,如果該故事邏輯通順,設定易于讓對方接受,那么目標身上最終將會發生與故事內容同樣的事情。

  “先試試這個吧。”雅痞男垂著眼皮,看著腳下縮成一團的女人。

  “大學畢業以后,你在職場上遇到了年輕帥氣的上司就是我啦。交\往了一段時間,你發現他原來有一個在國外的女友,你深覺自己受騙了,憤而離職,躲到了外地。沒想到上司的女友只是家里安排的對象,他深愛的還是你找到你又解除了誤會后,你和上司共墜愛河。”

  明明世界上幾乎不可能有比這還爛俗的故事,但地上的方丹卻突然一下淚盈于睫,嘴唇微張著,一臉幸福的凄楚“我知道,我知道我們的感情不會是虛假的”

  雅痞愣了一下,看了看方丹,隨即仰頭大笑了起來“哈哈好玩,這個好玩啊”

  上一個故事被他一揮手就收掉了,方丹的面色立刻恢復了原狀。

  一股紅潮迅速地從她耳根升起,染紅了她一張臉不是羞澀,而是氣恨方丹嘶啞地說“要殺就殺少在這里玩弄別人的感情了”

  雅痞充耳不聞,又開了口。

  “相戀七年的男朋友,馬上和自己就要步入婚姻了。新房也買好了,婚禮也在籌備當中了,你覺得十分幸福。畢竟在一起吃了這么多年的苦,眼看著馬上就要修成正果”

  方丹的怒火忽然消失了,她臉上浮起了一種說不上來的表情,抬頭看了一眼雅痞。后者沉浸在自己新能力帶來的愉快里,瞥了她一眼,沒有停下來。

  “可是這個時候,男朋友卻說,他已經愛上了別的女人,要求你放手。經過很長時間的癡纏、苦求、威脅自殺種種手段都無效后,他還是和別的女人走了。這個時候,你發現你懷孕了。”

  “你猶豫了很長時間,最終決定生下孩子孩子是無辜的。而且仔細想想,孩子的爸爸也是沒有辦法他愛上了別人,這不是他的錯,誰也沒法控制愛情。你安心地養了九個月的胎,聯系到了好醫生,但是在最后關頭”

  雅痞的臉逼近了,聲音也涼了下來。

  “生下來的是死胎。你抱著孩子,跳樓自殺了。”

  場面一時靜了下來,互相凝視的兩個男女都沒有說話,只有呼呼的夜風,卷著黃沙從中刮過。

  故事越詳盡,威力就越大。雅痞望著地上女人木無表情的臉,嘴角的笑濃了起來

  忽然,就像變戲法似的,雅痞的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高高地扔向了空中,隨后“啪”一聲,像個摔爛了的西瓜似的,在地上癱成了一個詭異的姿勢,手腳扭曲著,血從他嘴角里緩慢地滲了出來。

  方丹掙扎著,從地上爬起了身。

  二人的位置互換了,她低垂著眼睛,看著慘狀如同跳樓了一樣的雅痞,輕聲說“你很不了解女人啊。”

  “為為什么不應該的”雅痞勉強咳出了一口血。他故事里的那種女人,現實中是的確存在的啊

  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,方丹冷冷地笑了。

  “白癡。”她皺起了眉毛,露出了一個好像被惡心到了的表情。“你說的前半部分,是真的在我身上發生過。”

  雅痞的眼睛一下子瞪圓了。

  “男友出軌后,我卻發現我懷孕了。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嗎在三個月的時候,我特地選了一個黑診所,把孩子流了下來,然后把死胎放進一個盒子里,作為新婚禮物送到了他們的婚禮上。當然了,那段時間我精神也不是太穩定,隨后就被家人送去看心理醫生了。”

  雅痞雙手發著抖,說不出來話。

  “我最討厭自以為是的男人了。”方丹學著雅痞剛才的樣子,用腳尖踢了踢他的頭。“看你的樣子,你的能力是有反噬的,對吧當一個故事在目標身上不成立的時候,結局就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果然是三流的能力啊。”

  地上的男人,已經聽不見她的聲音了。一動不動的身體下,血漸漸地洇開了一灘。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
百度真人街机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