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繁體
當前位置:讀看看 > 玄幻奇幻 > 唐旗飄揚 > 第二百一十八章 好日子
唐旗飄揚

《唐旗飄揚》

下載本書添加書簽

第二百一十八章 好日子

  金山下,曳咥河東岸。

  饑餓讓前幾天還狼性大發的東突厥軍士喪失了活力。

  受命巡營的軍士無精打采的曳兵而行,其他軍士則陷入了兩難,要么為了食物去河邊釣魚挨凍,要么為了取暖縮在營帳里挨餓。

  軍士們思前想后,最終取了個折中的法子,每十個人為一個單位,輪流去河邊挨凍釣魚,其余人在營帳中取暖,如果有收獲十人分食。

  寒風蕭蕭,許多東突厥軍士冒著嚴寒蹲在曳咥河的河面上,一動不動的盯著蘆葦桿做的浮標。

  突然,一名長臉軍士的浮標動了,他馬上拉起來,只見用骨頭磨成的魚鉤上掛著一條半尺長的鮭魚。

  長臉軍士興奮的大叫一聲:“我釣到魚了!”

  周圍軍士見狀馬上圍過來,有餓極了的伸手便要搶,長臉軍士趕緊將鮭魚塞進懷中,一股腦沖出河面,奔向自己的營帳。

  帳內其他軍士聽聞釣到魚了,登時從地上爬起來,七手八腳的將魚小心串起來放在火上烤,而后眼巴巴的圍在烤魚邊上,口水不停的從嘴角溢出。

  “熟了吧?”

  “才剛架到火上,哪有那么容易熟?”

  “可我聞到肉香味了啊!”

  “滾滾滾!餓了舔手指去!”

  與此同時,身處中軍大帳的阿史那默啜也正守在火盆邊,望著一只正在冒油的烤兔子不停咽口水。

  “他娘的,往年烤羊都是隨便吃的,今年居然只能偶然吃到野兔!”,阿史那默啜有些惱火。

  一旁的黑斗篷回應道:“天公不作美,時也命也,有的吃就不錯了,可汗將就點吧!軍士們可是連魚都吃不上啊!”

  “唉!等這仗打贏了,咱們就可以天天吃烤羊了!”,阿史那默啜抬手擦去嘴角溢出的口水。

  黑斗篷看了一眼烤兔子,肚子不爭氣的響了一聲。

  阿史那默啜聽見之后,伸手卸下一只肉多的后腿給黑斗篷:“李先生請”

  黑斗篷本想禮貌的婉拒,但肚子實在不爭氣,只能厚著臉皮接下:“謝可汗”

  阿史那默啜一揮手:“吃吧!”

  黑斗篷將兔腿送到嘴邊正準備吃,一名斥候突然闖進大帳:“報!啟稟可汗,何,何果夫他······”

  阿史那默啜皺起眉頭:“何果夫怎么了?”

  斥候卻沒有回話,而是眼巴巴望著黑斗篷手中的兔腿。

  黑斗篷舔了舔嘴唇,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將兔腿遞給斥候:“吃吧!”

  斥候也不客氣,直接抓過來便吃,因為吃得太急,噎得直咳嗽。

  黑斗篷又好心為斥候倒了一碗熱水,斥候趕緊接過來一飲而盡,而后繼續啃兔腿,最后更是直接將骨頭嚼碎了咽下去,還要將手上的油全部舔干凈。

  阿史那默啜回身坐在胡凳上,倒上一碗熱水捧在手心暖著:“吃夠了就說”

  斥候看了一眼架在火盆上的烤兔子:“小人打探到何果夫此時正在突騎施大營內!”

  “什么?!”,阿史那默啜與黑斗篷異口同聲驚叫道。

  斥候繼續說:“何果夫的妻子海耶也在”

  “難道他們早已知道了我們的戰術意圖?不可能啊!何果夫能未卜先知?這不可能!”,黑斗篷低頭念叨了幾句,而后抬頭問斥候:“何果夫在突騎施干什么?!要和烏質勒聯合作戰?”

  斥候回答道:“好像不是”

  “為何?”,黑斗篷追問道。

  斥候:“何果夫和烏質勒吵起來了,兩個人吵得很兇,看樣子要鬧翻”

  阿史那默啜皺起眉頭:“吵起來了?他們兩個人怎么會吵起來?烏質勒那個沒骨頭的老東西拿何果夫當他耶耶,怎么可能吵起來?”

  斥候:“海耶嫁給何果夫已經一歲有余,但肚子一直沒動靜,所以何果夫懷疑海耶有問題,便帶著海耶回突騎施興師問罪,然后何果夫跟烏質勒就吵起來了”

  阿史那默啜眉頭皺得更深了:“就這?這有什么好吵的?女人肚子不爭氣再換一個便是,總會有肚子爭氣的女人,吵什么?”

  這時,黑斗篷說話了:“何果夫倒是想換,恐怕烏質勒不同意,要不怎么會吵起來?烏質勒老來得獨女,故而溺寵,怎么會忍心看著海耶被拋棄?”

  黑斗篷的解釋讓阿史那默啜茅塞頓開:“有道理,你要這么解釋,那一切就能說得通了。如果何果夫跟烏質勒吵起來,對我們來說可是天賜良機!”

  但謹慎的黑斗篷并沒有立即下論斷,他又問斥候:“大清池那邊有沒有什么異常?何果夫有沒有帶軍隊?”

  斥候想了想回答道:“突騎施駐地有一塊新建的營寨,但里面沒有周軍,巡營的都是突騎施的人”

  “不見周軍?難道何果夫單槍匹馬的去找烏質勒理論?”,黑斗篷喃喃道。

  阿史那默啜接過話茬: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難道你忘記了他今年帶著幾個人就敢來天鷹城見我們?拋開別的不說,他的膽識還是很令人欽佩的”

  “另外那多出來的一塊營地,應該是別的部落為了在大清池越冬建的。在水邊越冬是草原上的傳統。每年年底天寒地凍的時候,天鷹城附近也會遷來一些部落越冬”

  黑斗篷點點頭:“原來是這樣”

  阿史那默啜問斥候:“還有別的情報嗎?”

  斥候搖頭:“沒有了”

  阿史那默啜大方的撕下一個兔前腿扔給斥候:“滾吧!”

  “謝可汗!”,斥候當即露出笑臉,揣著兔前腿跑開了。

  阿史那默啜舔了舔沾著油的食指和大拇指:“李先生,既然你說現在是天賜良機,那我們趕快行動吧!莫要違背了長生天的眷顧!”

  黑斗篷想了想,起身走到地圖前,指著伊利水上游言道:“根據斥候的情報,突騎施下屬的哥舒部現在正在伊利水上游、天山腳下的一個小山坳越冬,我看可以一戰”

  阿史那默啜點點頭:“好!我即刻召集軍士準備出發!”

  “慢著!”,黑斗篷叫住阿史那默啜:“現在不能去,哥舒部肯定有斥候在外偵察,一旦我們被發現,哥舒部就會立即警覺,他們一定會派人去碎葉城和大清池叫救兵,到時候可就麻煩了!我們得挑個好日子去”

  阿史那默啜:“什么好日子?”

  黑斗篷瞇起眼睛:“雪天,我們雪天發動突襲,哥舒部的人一定意想不到!屆時便可以最小的傷亡獲取最大的利益!”

  金山的風吼得更厲害了,來自西北的烏云隨風涌動,威壓而來。

  一名突厥軍士正在聚精會神的釣魚,突然覺得手背一涼,他轉頭看去,只見手背上聚著一團水,他再抬頭看去,便見一片片鵝毛大的雪花紛紛降下。

  下雪了!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
百度真人街机捕鱼 广东快乐10分钟走势图下载 快乐12往期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计划 蒙发利股票 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江西 全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app 查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智彩四川快乐12电子走势图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 福建体育11选5 000625股票分析 360彩票江西十一选五开奖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下载 今日股市大盘行情走 浙江11选五开奖真准网